法国当地时间5月7日,第二轮总统大选投票落幕,现年39岁的中间派独立候选人马克龙赢得大选,成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。

欧盟留下有望,“民粹”被击败,政论家一片欣喜。但听说,各路群众也议论起了这位新总统的美颜。


撰文 | 万斋

即便是不了解法国政坛的吃瓜群众,看到最近法国大选的结果也能问出三个受人瞩目的问题——

他是谁?

他多大?

他结婚了吗?

null


马卡龙?马克龙

这位新晋网红总统的名字与知名甜点只有一字之差。

简单划一下重点,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,39岁,法国前经济部长,已婚,30岁时娶了比自己大24岁的语文老师,顺带成为7名继孙的爷爷,他打败了反对全球化的对手勒庞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。

法国没有延续川普当选、英国脱欧的民粹主义趋势,这让欧盟松了一大口气,要知道另一个候选人勒庞是一个极右主义者,曾威胁欧盟法国要退欧。

null


马克龙与勒庞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目前法国大选得票率还在统计中,统计到50%时马克龙的得票率已高达62%,勒庞在投票结束后不久承认败选。

马克龙当选原因众说纷纭,有分析认为法国民众无法接受勒庞代表的极右主义的政治路线,不过,这也可能是一场颜控的胜利,毕竟这位年轻的新总统,实在太帅了……

null


小时候就是个帅哥胚子

null


不仅帅,还很可爱,小表情超级多,抿嘴啦,眨眼啦,托腮啦

null


来,我们来数数有几层抬头纹

感情故事也好让人感慨,读高中时对语文老师一见钟情,家里知道后让他转学去巴黎。离开之前马克龙前对老师许下诺言:“我会回来娶你的。”

null


马克龙与妻子

感动归感动,权力关系不对等的师生恋还是不提倡的

null


马克龙出自精英家庭,给法国著名的哲学家保罗·里克尔当过助手,当过经济部长,是持温和政治主张的中间派的著名政客,这些都帮助他走到今天的地位。

当然颜值的作用也不能忽视,他看起来温和绅士、有亲和力,容易给选民留下好的印象,也帮助他还没当选就火遍了全球的社交媒体。

政界开始拼颜值了?

火爆社交媒体的政治家,有超高颜值的,不止马克龙一个。

加拿大总理贾斯汀·特鲁多,人称“政坛汤姆·克鲁斯”。

null


能文能武,会打拳击,完美的身材和俊俏的脸庞让他迅速爆红。

null


工作间隙的特鲁多

墨西哥也有一位最帅总统培尼亚·涅托。年初川普放嘴炮说要在美墨边境造墙,涅托在twitter上发布视频声讨川普,围观群众纷纷把讨论重点放在总统先生的颜值上。

null


墨西哥总统培尼亚·涅托,现年51岁

政坛目前仍然是男性占主导,但也有出名的美女政治家。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,著名的铁腕美女政客,人称乌克兰的石油女皇,曾经上过时尚杂志封面。

null


季莫申科

意大利机会均等部部长玛拉·卡尔法尼亚,从政前为模特、电视主持。

null


玛拉·卡尔法尼亚

这么多好看的人身居高位,难道政界开始拼颜值了?

某种意义上说,还真是。

成就帅哥总统的电视辩论

一切呢,都要从美国一场电视辩论讲起。

当电视走进千家万户,颜值成为政治家们的门面,影响了选民对政客们的印象。

美国史上最胖的总统是威廉·塔夫脱,1909年成为美国第27任总统。就任时的体重达152公斤,洗澡时曾卡在白宫的浴缸里。

null


右为威廉·塔夫脱

现如今这么胖的人已经不可能当选美国总统了。

1960年,美国总统选举启动电视辩论,成就了第一位因为颜值而获得大选之战的总统肯尼迪。

null


肯尼迪与尼克松

录制辩论时尼克松刚动完手术,面色苍白,脸带胡茬,相比之下的肯尼迪拥有健康的古铜色皮肤,更加上镜,也显得更为自信。通过电视画面,肯尼迪的形象被打上了诸多褒义的标签:年轻、积极、变革。

落败后的尼克松著书反思这次失败:“我应谨记,一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。”

null


《六次危机》 | 尼克松 著 商务印书馆

电视辩论之后的美国大选几乎个个颜值在线——

null


颜值口才俱佳的里根

1981年至1989年任美国总统

null


年轻时在军队服役的小布什

null


公认口才出色的奥巴马与演员威尔·史密斯相像

null


川普虽然在社交网络上丑照频出但他年轻时颜值并不低,妻子与一众子女的颜值均在线

外表形象影响选民投票几乎成为西方政坛的铁律,大选阶段通常是政客们表演个人魅力的高峰时段,同样也是他们爆出减肥新闻的高峰。

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当初与布朗竞争首相之位时,二人不约而同开始减肥,以争取公众支持。

布朗戒烟后每天至少要吃三块巧克力,在夫人的劝说下戒掉,卡梅伦改吃燕麦粥,骑自行车锻炼,每次骑行10英里。

null


卡梅伦与布朗

美颜虽好,但非正义

那么,政界看脸是不是一个好现象呢?

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评价他尊敬的先辈、废除奴隶制的前总统林肯——若他生在电视时代是会失败的,他的长相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一定效果不佳。

null


林肯

这也印证了尼尔·波茨曼在《娱乐至死》中提出的担忧:“政治家原本可以表现才干与驾驭能力的领域,已经从智慧变成了化妆术。”

null


《娱乐至死》 | 尼尔·波茨曼 著
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尼尔·波茨曼在书中否定了新兴媒介,认为电视颠覆了传统印刷媒介建构的理性。在印刷媒介时代,像林肯这样有作为的政治家才不会被埋没,真正能引发广泛传播的是有价值的观点。

然而媒介带来的影响我们需要综合地看待。它虽然进一步推动了看脸的风尚,也提供了全面、实时了解一位政客的途径。况且选民又不要求政客们要好看得惊为天人,至少要有一个干净的公众形象,都不能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政客,往往和自制、干练也有较大的距离。

另外,政界里“美颜”并不等于“正义”。一个政客脸再好看,只不过丰富了人们闲暇时的谈资,如果政治无作为或者作出民众无法容忍的事,下台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时代不同了,我们无法逆潮流而行。面对时代提出新要求,民众要警惕分辨媒体上看到的是否是政治作秀,而政治家们与其怀念过去的荣光,不如多多改变自己。

再说了,有一位能干、举止优雅的领导人,也是国民的福分嘛。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